个人文集

白重恩:养老保险抑制消费

白重恩:养老保险抑制消费

  对不同城市的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覆盖率及消费水平的测算和对比显示,养老保险覆盖率高的城市消费低;覆盖率低的城市消费反而高;学者建议降低基本养老保险费率,以国有企业分红补充社保资金,进而改变社保制度筹资模式,实现促进消费的目标

  【财新网】 (记者 蓝方)由于缺乏良好的社保制度,公众担忧社会风险无法分担,进而进行预防性储蓄——这一观点已被学界和公众普遍接受。那么,建立社会保险制度后,是否就能减少储蓄而促进消费?

  2011年7月6日,在国际经济学会第16届全球大会上,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副院长、经济系主任白重恩(专栏)对上述问题给出了否定的答案。

  据白重恩的一项研究,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制度对消费的影响是负面的。通过对不同城市的养老保险覆盖率及消费水平进行测算、对比,白重恩发现,养老保险制度覆盖率高的城市,消费低;覆盖率低的城市,消费反而高。

  “所有人都很悲观,没有人认为可以依赖养老保险。人们并没有因为参保而减少储蓄、增加消费。”白重恩介绍,当前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的费率很高。尤其对低收入群体而言,社保缴费是极大的负担。因为参保,人们的可支配收入减少,但如果未来的收益可以预期且有合理的回报,那么参加养老保险也是一个不错的储蓄。白重恩介绍,正是由于人们普遍对养老保险制度的可持续性以及个人账户的投资收益缺乏信心,因而“该储蓄的还储蓄”,造成的结果是消费的大量减少。

  另一方面,在职职工缴纳了高昂的社保费用,退休的人拿到的福利也应该增加。但白重恩将两个因素综合测算发现,参保对消费的影响仍是负面,也就是说在职职工减少消费的量大大超过退休老人增加消费的量。

  “当前的养老保险制度相当于是将在职职工的缴费转移给退休老人。”白重恩介绍,由于中国老年人的储蓄率特别高,假设每收入一元就会储蓄0.5元,而在职职工只储蓄0.25元,这就相当于减少了0.25元的消费。

  但事实上,并不是所有的社会保障制度对消费的影响都是负面的。白重恩以新型农村合作医疗(下称新农合)为例,通过对参保率不同的地区进行测算、对比,他发现新农合制度促进了农村的消费。

  白重恩分析,这主要是由于不同的社会保障制度筹资手段不同,进而对消费的影响不同。新农合中有大量的政府补贴,个人缴费较少,参保并未挤占居民的可支配收入;而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则依赖职工和企业的缴费,最终企业的缴费事实上也会转嫁给职工个人。

  白重恩提出,如果促进消费乃是目标,就需要改变社保制度的筹资方式,降低缴费率,以其他收入来补充资金。

  白重恩的建议是,以国有企业分红来补充养老保险。他解释,养老保险制度本来应建立一个收支封闭的系统,但现阶段的养老保险制度,主要受益者是国有企业的退休职工。这部分群体的养老,本应由国有企业来保障,现在转入社会保险体系,则由整个社会来承担,国有企业理应多尽一些社会责任。

  在白重恩看来,以分红补充养老保险与现有的国有股转持制度不一样。后者并不影响国有企业的留存利润。若将利润补充社保,那么国有企业可供投资的资金减少,不得不依赖于金融市场,如此一来市场对国有企业的投资行为约束也将更多。从公司治理的角度来讲,两种不同的手段也将产生不同的效果。

本网站内容未经洪范东方咨询服务中心许可 不得转载或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