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询

经济/法律全球化

我认识的何美欢教授

梁治平
忽然听到何美欢教授辞世的消息,我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惊愕之余,是深深的痛惜。其实,这个消息已经来得很迟。从她发病,救治,到最后不治,已然过去数周。她生前所供职的清华大学法学院为她举行了追思会,我未能参加,因为没有人告诉我。当然,这也没有什么奇怪。我既非她生前同事,更算不上是她的好友。我们之间的交往,仅限于数次见面,几通电邮,而且见面都是在学术研讨会上。我之所以深感震动,除了因为这不幸的消息来得太过突然,恐怕也是因为,我对她的认识和尊重,令我在心底里很难接受如此残酷的事实。
本网站内容未经洪范东方咨询服务中心许可 不得转载或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