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询

法律与发展

写在《寻求自然秩序中的和谐》书后

梁治平
        1986年初,我写了长文“‘法’辨”,①这是我对于中国传统法律文化做系统研究的开始。两年后重读这篇文章,觉出有许多不如人意的地方,尽管如此,我对它仍有某种“偏爱”。这毕竟是个重要的开端。特殊的研究方法,兴趣专注之处,特定之写作式样与文字风格,所有这些都包含在这篇不到3万字的论文里面。它们开启了一条研究中国古代法律乃至于中国古代文化的新路径。
本网站内容未经洪范东方咨询服务中心许可 不得转载或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