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询

宪政理论与制度

周放生:企业改革的目标

周放生:企业改革的目标

(原载《经济观察报》)

 

    有关国资国企改革的顶层设计尚未出炉,企业界和学界的相关讨论还在继续。我们注意到,一些问题在几十年的改革实践中早有公论,今天却重新成为争议话题,姓社姓资、姓公姓私之争即是如此。一如其它领域的改革,国企改革需要在关键领域实现突破,找到突破口,首先要弄清楚改革的目标究竟是什么。本报刊发此文,希望引起更多思考和讨论。

 

  企业改革的目标到底是什么?我一直在想。搞好企业的关键是什么?毛泽东曾经讲过:“内因是根据,外因是条件。外因通过内因起作用”这话千真万确。既然内因是根据,内部人就是搞好企业的关键。不解决内部人的问题,光在外部想办法,打圈圈,很难解决问题。多年来我们想了很多办法,采取了种种措施,该发生的照样发生。

 

  内部人就是企业广大干部、员工。我们老讲“内部人控制”,什么是“内部人控制”?“内部人控制”我的理解就是内部人的主张、行为偏离了股东利益,为了自己的利益,损害了股东的利益,也损害了利益相关者的利益。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委托代理制,代理人不忠诚于委托人,代理人的利益与委托人的利益不一致,代理人控制了企业,为的是自己的利益。这种情况下会产生什么结果呢?美国的安然、世通公司的溃败,我们企业发生的严重腐败现象。

 

  什么原因?内部人不是企业的主人。主人不偷自家东西,也不容许别人偷自家东西。主人会好好干活,主人会对自家负责任,主人不容许浪费。腐败分子无论处于企业什么重要位置,哪怕是一把手,他也不是企业的主人。因为主人不偷自家东西。他们都不是企业的主人,怎么可能要求所有的干部、员工都是企业的主人?当然有部分自觉的干部、员工能够做到。

 

  农村改革解决了什么问题?就是使农民成为土地的主人(农民拥有了土地的收益权),解决了农村改革的内因,农民就好好干活了。企业改革始终还没有解决这个问题。国企最根本的问题是主人缺位。企业改革关键就是要解决如何让广大员工(以经营者、科技骨干、业务骨干为主)成为企业主人的问题。我们多年来不是一直在讲“工人阶级要当家做主”,当家做主在企业不就是做主人吗?现在需要将愿望落地。

 

  如何让广大员工成为企业的主人?“耕者有其田,劳者有其股”,像农村改革一样,使广大员工的利益与企业的利益,形成命运共同体、利益共同体。

 

  员工持股计划

 

  十八届三中全会明确“允许混合所有制经济实行企业员工持股”。员工持股不是人人持股,平均持股,而是以经营者、科技骨干、业务骨干为主的员工持股,即所谓“二八原则”。员工持股计划(ESOP)由美国律师和银行家路易斯·凯尔索1956年提出,他受《共产党宣言》启发而发明。

 

  干活的人没有积极性,不能共享劳动成果,其他什么招都不好使。变革激励制度在先,再造管理制度在后。好的激励制度是发动机,企业加强管理、改善管理,就有了内在的动力。

 

  骨干员工持股在国际上已经成为比较普遍的做法;“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普遍采取合伙制、骨干员工持股的制度。通过员工持股计划使员工与企业风险共担、利益共享。增强主人翁意识、主人翁精神、主人翁态度。员工持股是解决企业发展的内因。

 

  分红权改革

 

  国务院国资委【2008139号《关于规范国有企业职工持股、投资的意见》明确“经批准可以探索通过多种方式取得企业股权。符合条件的也可获得企业利润奖励”。“利润奖励”就是“奖励分红”。农村改革“土地联产承包责任制”,就是解决了土地收益权归谁的问题。可以将收益权从所有权中分离出来,形成三权分离,所有权、经营权、收益权相分离。通过明确收益权调动人的积极性。

 

  企业的收益是谁创造的?应该归谁?从道理上讲,企业的收益不都是劳动者创造的,都归劳动者,谁还会冒险去投资呢;企业的收益也不都是资本带来的,谁投资谁所有,都归资本所有者,那不是把劳动者创造的收益全剥夺了吗。企业的收益应该是劳动和资本共同创造的,应该实行按劳分红与按资分红相结合,实行劳动者与投资者利益“共享制”。实行“劳动股份制”。

 

  300年前晋商票号(钱庄)为解决委托代理中的问题,创造出身股(掌柜)与银股(东家)结合,身股为大(一般占分红的60%)的制度。电视剧《乔家大院》讲的就是这个故事。

 

  上个世纪90年代政府有关部门同意联想实行“分红权”改革,允许联想员工享有35%分红权,二十世纪初,财政部根据国家有关文件,同意将账面上员工应分未分的收益转成股份,其后民营资本进入,形成目前的三足鼎立的股权结构,国有股仍占有36%。同时国有资本大幅度增值。通过“分红权”改革和骨干员工持股,联想解决了主人缺位的问题。联想有了主人,联想的事业就有人操心,有人担责,有人承险,就解决了联想发展的内因问题。国有资本、民营资本就可以搭经营者、骨干员工资本的便车。很可能没有二十年前“分红权”改革,就没有联想的今天。

 

  目前许多民营企业在产业结构调整、经济速度放缓,产能过剩的环境下,从调动经理人、骨干员工积极性出发,实行“劳动股份制”。他们股改的一般做法,是将企业过去实现的平均利润或亏损数额作为基数,未来三年增量利润,老板与经理人、骨干员工共享,分享比例经理人、骨干员工拿大头,老板拿小头。

 

  民企股改后企业变一个老板为多个“老板”,变一个主人为众多主人。股改后员工的感觉是“过去打工仔,今天当主人”。许多股改民企利润逆势增长达到30%-80%。我问一家股改连锁餐饮店经理:“你们利润增长从哪里来的?”他们说:“一是原来有人吃回扣,现在不能吃了,周围员工都盯着呢!也不想吃了,好好干有红分,干吗还走歪道。回扣变成了利润;二是浪费少了,现在倒掉的垃圾比过去少多了。减少的垃圾变成了利润;三是冗员减下来了,下降的人工成本变成了利润;四是大家都好好干活,饭菜质量提高,卫生环境更好,服务态度更佳。老百姓回头客更多,吃饭还要排长队,营业额上去了,利润自然增长”。餐饮店经理和骨干员工都分享了本店增量利润的分红,分的还是增量利润的大头,员工们干活积极性。民企股改也是解决了内因问题。民企通过股改都可以做到让经理人、骨干员工这些“打工仔”成为企业主人,国企不是更应该做到吗?没有主人的企业是搞不好的!否则一切都是空话。

 

  分红权改革操作容易,分红权改革不动存量,只动增量,不涉及流失问题,利于调动积极性,利于达成共识。可以在各类企业普遍适用。关键是要想明白,不鼓励改革,什么问题也解决不了。

 

  科技人员应拥有科技创新、技术创新成果的部分知识产权(分红权、股权)

 

  科技人员应该拥有其职务发明科技创新、技术创新成果的部分知识产权(分红权、股权),提高研发投入产出效率。

 

  科研投入资金中的浪费严重、挪作他用、效率不高尽人皆知。什么原因?科研成果的创造者不拥有科研成果的知识产权是重要原因。要让科技人员能够分享自己的科技成果。我们在政策制定中,在实际工作中,往往“见物不见人,见事不见人”。科技是第一生产力,其背后科技人员是第一生产力的内因。在科技创新成果中“人的因素第一”,不在制度上承认这一点,鼓励科技创新就是一句空话!

 

  项目建设要项目团队参与出资,是促进投资项目成功的关键

 

  “国有资本投资项目允许非国有资本参股”。过去许多投资项目失误,动辄千万、上亿,可行性报告成了可批性报告、钓鱼报告,再据此投资,能不失误吗?有投资才有机会腐败,失误了又不担损失,何乐而不为。投资项目“成也萧何败也萧何”的关键在于项目团队。

 

  如何减少国有资本投资项目的风险,减少投资项目失误率,关键是要让项目团队参与出资,成为国有资本投资项目的主人,共担风险、共享收益,这就解决了项目投资的内因。项目团队不出资,国有资本投资项目不投资。这应成为原则。使广大干部、员工成为企业的主人是企业改革要解决的根本问题,是企业改革的目标。

本网站内容未经洪范东方咨询服务中心许可 不得转载或引用